1. CEO卷走17億刀,這屆WeWork被裁員工卻被“坑”了

          最近,WeWork在經歷了內部變動后,進行了第一輪裁員。一些前員工對公司提供的遣散費感到不滿意。
          2019-11-09 17:20 · 微信公眾號:獵云網  金怡琳   
             

          WeWork的首席執行官以17億美元的身價離職,使公司陷入混亂。他的前雇員們表示他們正陷入困境。

          最近,WeWork在經歷了內部變動后,進行了第一輪裁員。一些前員工對公司提供的遣散費感到不滿意

          外媒獲知Meetup的被解雇員工也獲得了遣散費,Meetup是WeWork收購的用于面對面社交的應用。據消息人士透露,本周一,Meetup解雇了25%的員工,即大約50名員工。今天,WeWork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即編程訓練營Flatiron School,也解雇了幾十名員工。

          Meetup是WeWork在過去幾年中收購的幾家公司之一,據報道,該公司已經準備出售。

          外媒審核的遣散費中(可能不適用于所有被解雇的員工)提供了三個月的“花園休假”——雇員繼續領取工資以及一個月的遣散費,但已經停止工作。

          雖然四個月的薪水聽起來相當豐厚,但這與WeWork創始人和前首席執行官亞當·諾依曼獲得的17億美元“黃金降落傘”相比,簡直是不值一提。該合同還要求離職工人簽字放棄就工作場所問題起訴公司的權利,并同意一項非競爭性條款。這將意味著離職的員工不能在一家與WeWork眾多業務有競爭的公司工作,時間長達6至12月。

          當急切的WeWork員工還在等待總計多達4000個工作崗位的裁員決定時,第一輪裁員就已經使那些心煩意亂的員工對普通員工是否能得到更好的待遇而產生質疑,尤其是當首席執行官諾依曼帶著一筆前所未有的巨款離職時,他把公司財務從破紀錄的高度帶到了崩潰的邊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Meetup員工表示:“WeWork很樂意兌現諾依曼的股權并給他一筆巨款支票,但是像我這樣需要現金的員工卻并沒有從我們的股權中獲得任何價值。”

          在無數關于財務管理不善和行為失常的報道之后,諾依曼辭去了首席執行官一職,而后放棄了在WeWork的董事會席位,以換取該公司最大投資者軟銀的一筆分紅。其中包括出售價值10億美元的諾依曼股份、5億美元的貸款和近2億美元的“咨詢費”。

          退一步說,這其實表現了公司與員工的緊張關系。在匿名職場應用Blind最近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中顯示,85%的WeWork員工認為諾依曼獲得的離職費不公平。在外媒最近獲得的全體員工筆錄中,WeWork的新任執行董事長Marcelo Claure表示,為了讓諾依曼離開董事會,支付這樣高額的薪酬是合理的,因為諾依曼的10比1董事會投票權相當于擁有統治公司的“槍支”。

          WeWork的發言人拒絕回應員工對他們與諾依曼的遣散費差距而產生的擔憂,并指出Claure在早些時候的一封電子郵件中承諾,被解雇的員工將帶著“尊重和尊嚴”離開,他們得到的補償體現了公司對他們在WeWork辛勤工作的贊賞。

          根據一位前Meetup員工的說法,人力資源部門反復告訴被解雇的員工,他們得到的遣散費已經是公司的慷慨表現。根據紐約州WARN法案的勞工法規,如果員工被集體解雇,他們將得到90天的帶薪通知或假期。因此,Meetup的遣散協議最好持續一個月,以換取某些員工認為苛刻的條款,例如遵守保密協議(NDA)、放棄在法院提起訴訟的權利以及根據較早的雇傭協議,不能在一家與WeWork眾多業務有競爭的公司工作。

          這位匿名的前Meetup員工在談到裁員計劃的條款時表示:“他們說這是慷慨之舉,其實有點侮辱人。”該員工表示,他們被告知不要討論裁員條款,并且WeWork正在“監視”員工,如果有人透露細節,它將采取“攻擊性行動”。

          這位前雇員表示,公司要求被解雇的員工在11月19日前簽署遣散協議,否則就什么都拿不到。他們說,由于現有的非競爭性協議,他們很難找到新工作。

          “非競爭性協議意味著什么?難道我們不能在學校、共享設施、健身房和科技公司工作嗎?這覆蓋的面太廣了,”他們表示。

          盡管WeWork的核心業務是租用辦公空間,但它已擴展到其他幾個完全不同的行業中,從經營一家名為“WeGrow”的創業兒童學校(現已關閉)到向一家造浪池公司投資1300萬美元。據彭博社報道,盡管其新領導人表示他們正在“回歸本質”并專注于辦公室建設,但該公司還一直在悄悄開發電子游戲部門。因此,員工擔心很多公司都能被視為WeWork的競爭對手是可以理解的。

          甚至在裁員消息傳出之前,員工們就已經開始擔心了。他們中的許多人加入這個合作的巨頭時,正值它是創業界的一顆閃亮明星——估值470億美元,有望成為今年最大的IPO之一。一些人寄希望于他們將從WeWork的股權中賺到數千甚至數百萬美元,能夠足夠買一套房子或償還學生貸款。而現在,如果他們能從公司股權中獲得任何收益,他們就會很高興。

          羅格斯大學管理和勞資關系教授Rebecca Givan表示:“WeWork的問題在于,其首席執行官實質上是在進行一場騙局,而且他是帶著巨款離職的,這讓公司所有的員工都受到了傷害。”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g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