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zuj97"><cite id="zuj97"></cite></wbr>
<code id="zuj97"></code>
<th id="zuj97"><option id="zuj97"></option></th>

        校園貸再度火熱:線下借貸興起,學生電腦、駕照分皆可抵押

        盡管監管層層收緊,但玩家們似乎對“學生”這個優質群體從未放棄。校園貸戰火重燃,對學生的爭奪戰,似乎從未下線,也無下限……
        2019-11-09 11:59 · 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  一本財經   
           

        學生,是一個怎樣的群體?

        他們并沒有經濟實力,但他們身后,卻有一個家庭作為支柱,后者擁有強大的還款能力。

        而因為怕影響孩子的前途,父母通常都具有極強的還款意愿。

        在這樣的情況下,盡管監管層層收緊,但玩家們似乎對“學生”這個優質群體從未放棄。

        這些玩家,既包括銀行正規軍,也有螞蟻借唄、京東白條、微粒貸、美團金融等巨頭,以及打著擦邊球的網貸平臺,甚至還有底層的借條、套路貸和詐騙者。

        校園貸戰火重燃,對學生的爭奪戰,似乎從未下線,也無下限……

        01戰火重燃

        2016年,監管取締非法校園貸,這個市場一度沉寂。

        但金融玩家從未放棄這個市場,在監管叫停違規校園貸之后,就有不少銀行大舉進場。

        據媒體報道,早在2017年,建行廣東分行就做了“金蜜蜂校園快貸”;而中行也推出了“中銀E貸校園貸”產品。

        此后,多家銀行表示要進入校園貸市場。

        除了銀行之外,巨頭們似乎也沒有放棄學生群體。

        2018年從河北一所大學畢業的學生劉鑫表示,從大三到畢業,他從微粒貸上借了1萬,借唄借了2萬。

        還有多位學生表示,自己在京東白條、美團金融等平臺上,都曾經貸過款。

        當然,不是所有的學生,都能拿到這些巨頭的授信額度。

        “這些巨頭主要的授信標準,還是看用戶使用應用的程度,比如,如果一個學生是淘寶的用戶,才有可能拿到螞蟻借唄的額度。”一家金融公司的風控負責人平靖透露。

        巨頭再往下,還有不少網貸玩家。

        今年5月17日,離高考不足1個月,正是關鍵時刻。

        當天,在朋友的誘導下,高三學生金磊,在拍拍貸旗下的優選貸申請了貸款,下款金額571元,分9期還清。

        金磊在拍拍貸旗下優選貸的借款記錄

        貸款的事情被金磊的哥哥知道了,去質問拍拍貸客服:“為什么給高中生提供貸款?”

        對方并未回應,“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此外,也有不少學生從你我貸平臺上借到過錢。

        瀟瀟是為了幫朋友還錢,才開始借網貸的。去年12月,還是大四學生的他從你我貸平臺借了2500元,分12期還清。

        瀟瀟在你我貸平臺的借錢記錄

        “現在的校園不再安靜,貸款和消費分期挺多的。”平靖稱,最近一年,校園又開始熱鬧起來。

        因為校園貸的再度紅火,一些詐騙團伙也盯上了學生群體。

        7月20日晚,山東某高校大三學生曉穎,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京東客服。

        對方稱,由于誤操作,幫曉穎開通了京東VIP會員,需要在當天取消這一操作,否則每月將扣掉680元。

        若要取消這一操作,需要曉穎打一筆錢做沖正,操作完成后再把錢退給她。

        曉穎沒有錢,對方就誘導她開通了京東白條和金條的貸款,額度分別為2000元和4900元。

        隨后,這位“客服”又讓曉穎開通滴滴金融和美團金融的貸款。

        曉穎照做了。她的申請被滴滴金融拒絕,而美團金融雖然也拒絕了,但是又把申請信息導流給了其他網貸平臺。

        最終,網貸平臺給曉穎下了7500元的貸款。

        曉穎在京東和網貸平臺的借貸記錄

        曉穎一共貸出18300元。她將這些錢,打入了這位“客服”提供的賬戶。

        曉穎給對方的轉賬記錄

        錢打過去之后,客服消失了,錢也沒有返還。

        曉穎察覺被騙,哭著打電話告訴了父親。

        父親馬上報警,此后也一直跟這幾家金融平臺交涉,“對方沒有給出解決方案,只是一直說,貸款是合法的”。

        曉穎之外,很多學生也在網上投訴自己被詐騙,套路如出一轍:讓他們去借錢,然后打款。

        “學生確實是騙子最愛下手的群體,因為他們社會經驗不足,對于金融也陌生,容易相信別人。”平靖稱。

        校園貸的再度火熱,甚至引來了詐騙團伙。而家長們也開始質疑,這些所謂的“正規軍”,真的應該給學生提供貸款嗎?

        02擦邊球

        互聯網巨頭和網貸平臺,算是正規軍嗎?行業對此還頗有爭議。

        有些人認為,只要資金來源是銀行和持牌機構,就算是正規的“校園貸”。

        按照這個說法,巨頭和部分網貸平臺的產品,確實算是合規的。

        但家長們對此卻并不認同。

        “學生沒有賺錢能力,給他們任何消費型貸款產品,都應該先告知他們的父母,讓父母判斷是否應該貸。”一位北京學生的家長曾和學校反映,即使貸款產品是“正規的”,如果這類產品在市場上泛濫,沒有自制力和賺錢能力的學生,也很容易因此“過度負債”。

        “孩子在申請貸款時,通訊地址和居住地址都寫的學校,只要是個正常人,都能判斷出借貸人是學生。”曉穎的父親對此也持同樣的看法,他覺得這些所謂的“正規機構”給學生放貸,也存在問題。

        聚投訴顯示,2019年,拍拍貸、你我貸、微粒貸、京東金融、美團金融等幾家頭部金融機構與學生有關的投訴,累計達到了100條。

        這些投訴大多在說,金融機構給在校學生放貸,造成后者“過度負債”,且存在暴力催收行為。

        曾經在你我貸上借過錢的瀟瀟,也曾打電話去質疑對方:“為什么給學生放貸?”

        對方客服沒有正面回應,反而說:“我們不給學生提供貸款,你屬于騙貸。”

        瀟瀟再次返回借款頁面細看,才在最底部看到了一行淺色小字:不向學生提供借款服務。

        “我居然成為隱瞞身份的騙貸者了?金融機構反而不需要承擔審核不嚴的責任?”瀟瀟對此無法理解。

        通常在這個時候,巨頭和一些網貸機構會辯解說:“我并不知道對方是學生,也無法判斷他們是學生。”

        “這就是行業公開的秘密了,大家都在打年齡的擦邊球。”平靖透露。

        什么是年齡的擦邊球?

        目前,監管未對貸款者的年齡下限做出限制,也未對校園貸有年齡的劃分。

        在過去,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查詢學信網,來判斷借款人是否為學生。

        但從2016年開始,學信網的數據不再開放。

        于是,很多金融機構就將放貸門檻設置為22歲。

        但實際上,很多大三、大四的學生或者研究生,都超過了22歲。“通過這個擦邊球,就能切下很多學生用戶。”平靖認為,這是金融機構在故意打馬虎眼。

        但他認為,這么操作,是得不償失。

        “被家長去監管和媒體投訴,并背負上這些道德壓力,不如放棄這些用戶。”平靖稱,要把學生用戶擋在門外,還有很多方式。

        可以把借款年齡再調高一點,比如23歲,甚至24歲。

        或者對于年齡偏低、填寫地址在學校的借款用戶,再進行一次電話審核。

        但對于一些機構來說,利益似乎比名聲更重要。

        03花式借貸

        校園貸這個市場不僅僅有頭部的公司,一些消費分期、借條和線下抵押貸,也開始重新活躍。

        去年11月,大三學生何琳打算做鼻綜合整形手術,醫院的報價是2萬元。

        醫院的工作人員告訴她,可以辦理分期,并給她推薦了一家名叫“任助手”的借貸平臺,直接辦理了2萬元的分期。

        “任助手”直接將貸款打到了醫院的賬戶里。何琳分12期還款,利息總共1768元。

        何琳在“任助手”辦理的貸款

        欠款還差4期還完之時,何琳在一次不經意瀏覽醫院網頁時發現:“完全一樣的手術,報價只有3000多元。”

        “我覺得自己可能被騙了,醫院和借貸平臺很有可能是串通好的。”她停止了還錢,打算跟“任助手”要個說法。

        但是,剛逾期兩天,就有催收打電話催她繼續還款,甚至給她的親朋好友群發了不堪入目的短信。

        各個線上的消費場景,都沒有放棄過學生這個有強大消費沖動的群體。

        除了醫美貸,教育貸、租房貸等平臺,都不乏給學生分期的案例。

        而714、套路貸,更是將學生視為核心的收割對象。

        為了買游戲裝備,張天翼從大二就開始借貸,而且越借越多,“總共可能借了30多家平臺”。

        今年年初,張天翼進入大四下學期。為了償還逾期的網貸平臺,他甚至還借了714,以及55超級高炮。

        張天翼在714和55超級高炮平臺借錢的記錄

        “線上放貸容易被監管抓住,很多團伙直接轉戰線下了,天天在校園周圍活動。”平靖稱,校園貸現在已有往線下擴展的趨勢。

        目前,校園中流行起了“抵押貸”。

        學生可以將自己的電腦、手機、包、手表等奢侈品進行線下抵押,馬上能拿到錢。

        “利息10%。還完錢,東西還給你;還不上,就拿去賣掉。”放貸者陳翼稱。

        而抵押物的價格,一般比二手市場要低。

        例如,一臺2017年款的13.3英寸MacBook Air筆記本,在無故障、無劃痕的情況下,愛回收的價格是2950元。

        而抵押的價格只有1500元左右,具體價格還得根據電腦狀況而定。

        “這很正常,如果你還不起錢,我們總得把利息和人工成本算進去吧。”陳翼稱。

        除了實物,駕照分也成了可以抵押借貸的東西。

        “12分的駕照可以抵押2000元,如果學生還不上,就可以拿駕照分去賣。”陳翼稱。

        線下的放貸平臺在商圈門店中貼廣告、發傳單,并在學校招聘學生代理,以此獲客。

        瀟瀟稱,經常有學生代理去他們宿舍推銷借貸平臺,校園里也隨處可見借貸平臺張貼的廣告。

        沈陽一所大學里張貼的校園貸廣告

        校園中的貸款,依舊無處不在。一張張誘捕之網被悄悄撒下,隨時等學生投網。

        一些機構甚至在放長線,釣大魚。

        “這些學生離開校園后,將成為最優質的貸款客群。”一家創業公司的創始人透露,他們正在做一些校園APP,解決一些校園需求。

        “很多人覺得,我們做這個事情不賺錢,其實我們是希望等這些學生步入社會后,再給他們提供貸款。”他表示。

        金融的收割,已挺進到學生當下生活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是未來。

        支付寶,則開始往下滲透。

        近日,支付寶在淘寶上線了一款名叫“隨手精靈”的離線支付設備。

        這款設備的雙十一價格為62元,可與家長的支付寶綁定。

        用了它,孩子們可以在不聯網的狀態下直接消費,從家長的支付寶里扣款。

        “支付寶太厲害了,觸手已經伸向了小學生。”在這句業內人士的調侃背后,也能多少窺見支付寶的野心。

        對于學生的這個群體,是否應該提供貸款?就算是合規的貸款,是否也應該有一個限度?

        對此,行業依然爭論不休。

        金融可以激活未來,但有的時候,也可能透支未來。

        對于金融機構來說,首先需要平衡好利益與道德的天平。

        *文中受訪者為化名。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ggle